1. <big id="ak911"><strike id="ak911"></strike></big><p id="ak911"><strike id="ak911"></strike></p>

      您好!歡迎光臨佛山市佳以特冷熱設備有限公司官網!

      收藏本店 | 網站地圖 | 官方微信


      服務電話

      181-2564-3231

      135-3340-4162

      圖片展示
      新聞中心

      135-3340-4162

      年輕人不愿進工廠,制造業比重下滑過快,2022年中國將失去“世界工廠”地位?

      作者:佛山市佳以特冷熱設備有限公司 瀏覽: 發表時間:2021-05-10 11:43:34

      對比發達國家的經驗,中國制造業占GDP的比重下降得過早、過快。中國今年通過的“十四五”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提出深入實施制造強國戰略,并首提保持制造業比重基本穩定

      在服裝加工廠林立的廣州海珠康樂村一帶,招聘市場上則出現了老板排長隊等著被挑的場景。600米的城中村大街上,上千名制衣廠的老板們手持招工牌和樣衣,等待著工人們的青睞。圖/IC

      文 |《財經》記者 鄒碧穎 實習記者 薛敏

      編輯 | 王延春

      中國年輕人對制造業的熱情正在下降。

      董生是廣州仁義勞務派遣有限公司的老板。2006年,他剛進入勞務中介行業,彼時企業來挑工人,“要多少人,有多少人”。但從前年開始,招工變得一年比一年難。去年,一天還能招200多人,今年4月末,這個數字下降到70人左右。

      4月30日,國家統計局發布的《2020年農民工監測調查報告》顯示,2020年中國農民工總量28560萬人,比上年減少517萬人。這其中,從事制造業的農民工占27.3%,比重繼續保持下滑態勢。

      2008年至2018年,中國從事制造業的農民工數量平均年增長率為-2.84%,更多年輕人轉而投向外賣、打車、快遞、直播等新興的服務行業。遼寧人陳淳(化名)20歲出頭,剛來深圳成為一名快車司機。在他看來,開車的工作自由、靈活,要比進工廠做學徒輕松不少。

      中國制造走到了變革的關鍵節點,擁有大量廉價勞動力的歷史已經翻篇。4月28日,英國《金融時報》報道,中國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或出現總人口低于14億的結果。當下,深度老齡化迫近、人口紅利窗口關閉,土地、原材料、海運物流等成本齊刷刷上漲,正將中國制造企業推向新的境況中。

      國際環境也頗為復雜。逆全球化思潮與新冠肺炎疫情促使歐美、日本等發達國家重新審視產業鏈的全球布局,紛紛出臺補貼政策鼓勵企業將制造業回遷。中國“世界工廠”的地位愈發受到泰國、菲律賓、越南、印度尼西亞、老撾、柬埔寨和緬甸等東南亞國家,乃至以墨西哥為首的南美諸國的挑戰。

      3月底,工信部前副部長李毅中等人發言提醒,中國制造業占GDP的比重已經從2006年的32.5%下降至2019年的27%左右,嚴峻的狀況要引起重視。多位專家表示,制造業比重下降不僅會拖累當期經濟增長,影響城鎮就業,還將帶來產業安全隱患,削弱中國經濟抗風險能力和國際競爭力。

      日本大和證券曾作出預測,中國最遲將在2022年失去“世界工廠”的地位。中國今年通過的《“十四五”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》提出深入實施制造強國戰略,并首提保持制造業比重基本穩定。如何穩住中國制造?

      “很多人口輸出大省,現在都輸不出去了”

      4月29日,日經新聞報道,松下公司將關閉位于上海市的干電池工廠,把面向北美市場的部分產能轉移至中美洲工廠,原因是面臨激烈競爭、無法實現增長。

      此前幾年,索尼已經將北京的智能手機廠搬到了泰國;蘋果公司將8個代工廠從中國遷往印度;三星在中國關閉了生產手機、電腦、電視的多個工廠,轉戰越南。更早些,鞋服行業的耐克、阿迪達斯、優衣庫、無印良品等國際品牌先行一步,將代工廠轉向了柬埔寨、越南、印度尼西亞、孟加拉國等地。

      中國為什么留不住這些勞動密集型工廠?

      核心因素是人力成本的上漲。國家統計局4月30日公布的數據顯示:2020年,從事制造業的農民工月均收入4096元,比上年增加138元,增長3.5%,是增速最快的行業。2006年,進城務工經商的農民工的平均月收入為966元,15年間農民工的收入大約增了3倍。這意味著,制造企業的用人成本也增加了。

      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阿瑟·劉易斯認為,農業部門勞動力供給過剩,工業部門工資比農業部門稍高一點,即可吸引來自農村的無限勞動力供給。但隨著工業部門日益擴張,勞動力供給變得短缺,只有提高工資才能繼續吸納勞動力進入工業。

      勞動力由過剩轉向短缺、工資陡然上升的拐點就是“劉易斯拐點”。中國的“劉易斯拐點”在何時出現、是否是一個持續的過程,經濟學界對此作過諸多討論。中國社會科學院發布的《經濟藍皮書》曾披露,2004年至2011年間,中國勞動年齡人口(16歲-65歲)的增量以每年13.6%的速度減少,這一變化直接導致勞動力不再無限供給,普通勞動者工資上漲成為必然。

      2012年至2019年,中國勞動年齡人口的數量和比重連續8年出現雙降,支撐中國制造業發展的勞動人口變得越來越少。2020年,外出農民工16959萬人,又比上年減少466萬人。浙江、江蘇、廣東等制造業大省,曾一度是外來人口流入大省,現在也面臨著“招工難”、“用工荒”的問題。

      今年春節后,浙江俊郞電氣有限公司下屬的一家子公司,一個普工都沒招到。為了趕貨,行政人員不得不跑到車間加班,僅3月份就加了29天班。董事長李志雄對《財經》記者感嘆:“原來很多人口輸出大省,現在都輸不出去了?,F在溫州的外地人比重越來越少。人家出來上班十年二十年,等到小孩開始讀高中、讀大學,就不再出來了?!?/span>

      務工人員不斷回流,可供社會支配的整體工時也越來越少。李志雄觀察到,以前很多人讀完初中、16歲就出來上班,現在的年輕人多擁有大專以上學歷,20歲以后才開始工作,工作時間普遍縮短了6年左右;此外,70后、80后家庭生育多個子女,現在的新生兒太少,社會又出現老齡化,上班的人確實也少了。

      很多時候,并不是雇主愿意提高工資,就能招到員工。在江蘇啟東,趙曉(化名)的父親經營著一家小規模的大理石加工廠。趙曉在網上發帖招工,將目標年齡定在30歲至50歲間,月薪給出7500元,有經驗,工資還可以再漲。但招了半年多,合適者寥寥。

      發展智能制造是解決用工難題、降低工業生產成本、提 高與其他發展中國家競爭能力的核心。圖/視覺中國

      工廠過度提高工資將面臨無利可圖的窘境,同時,年輕人的擇業觀念也在轉變。這些年,中國新一代年輕人的成長環境得到極大改善,農村孩子不愿再像父輩那樣,從事高強度加班、低福利保障、工作環境簡陋以及流水線、螺絲釘式的普通制造工作。制造業對年輕人的吸引力正在減弱。

      董生對《財經》記者說,年輕人進工廠,多是“這里看看、那里看看,先逛來逛去,沒人肯留下來做事”。

      長虹集團副總工程師陽丹對《財經》記者分析,現在的年輕人有住房、結婚、教育小孩的壓力,更愿意做一些能掙快錢的事,盡早實現財富自由。就業選擇與價值觀多樣化后,大家愿意在抖音上發表觀點,而不是踏踏實實做事情。但制造業本身是“壘出來、碼出來”的,相對來說沒有那么充滿激情,更多表現為一種按部就班。

      在這種情況下,經濟欠發達的國家承接中國制造業轉移的優勢就凸顯出來了。

      前年,李志雄考察過烏茲別克斯坦的制造業投資環境:中國一家企業在當地投資,享有土地、廠房、稅收等方面的政策優惠,派駐20多個工程師,大量雇傭當地員工,每人月薪在1000元左右,一年的凈利潤能達到兩三億元人民幣。

      “人家也很能干,天天加班,沒問題的?!崩钪拘壅f,現在溫州的普工工資不提到6000元,已經很難招到愿意干活的人。而在印度,每人每月的工資僅600元-800元,中國已經沒辦法和越南、印度等國家拼“人口紅利”了。

      如何看待“制造業比重過早過快下降”?

      今年3月以來,工信部原部長苗圩、工信部原副部長李毅中、社科院國家高端智庫首席專家蔡昉等人紛紛發言表示,對比發達國家的經驗,中國制造業占GDP的比重下降得過早、過快。

      中國社科院農村發展研究所所長魏后凱認為,從發達國家的增長規律看,在人均GDP從8000美元向1.2萬美元邁進的過程中,保持制造業的合理比重是一國跨越“中等收入陷阱”的重要保障。近年來,中國不僅存在過早“去工業化”現象,而且“去工業化”還呈現全面、快速的特征。

      中國制造業占GDP的比重從2006年開始下降,變化大致可分為三個階段:2006年至2011年,中國制造業比重從32.5%降至32.1%,緩慢下降;至2016年,制造業比重降至28.1%,快速下降;至2019年,比重繼續降至27.2%。

      工信部賽迪研究院工業經濟所工程師張亞麗曾對此做過系統性研究。她告訴《財經》記者,對比發達國家的工業化進程,美國制造業比重27年下降8.1個百分點,韓國6年下降1.7個百分點,日本8年下降2.6個百分點,而中國13年下降5.3個百分點,下降速度明顯過快。

      下降的時間也提前了。張亞麗說,中國在2006年人均GDP為3069美元時,制造業比重就出現下降,而美、日、德等國的制造業比重分別在人均GDP為1.7萬美元、1.9萬美元、2萬美元時,才開始出現下降。中國制造業比重應在人均GDP為1.9萬美元左右,預估即2040年左右出現下降,才較為合理。

      為什么會出現“過早過快下降”的現象?

      張亞麗分析,東部地區在企業技術提升、產業結構升級的同時,面臨勞動力、土地等成本的不斷上漲,生產要素價格高企迫使制造業企業向低成本地區轉移;制造業企業利潤偏低、未來預期不高等問題持續存在,生產要素逐步向服務業、房地產行業集聚,此消彼長的過程導致制造業占比下降。

      此外,張亞麗說,傳統統計方式無法反映出制造業領域延伸形成的新業態、新模式,部分制造業企業被納入服務業統計范疇,也會導致制造業增加值占比下降。

      例如:集成電路產業在發展初期包括四個環節,設計、制造、檢測、封裝,四個環節緊密結合在一起,統計都列入制造業。但隨著技術發展,四個環節獨立成了四個產業,其中的設計和檢測成了服務性產業,真正列入到制造業統計范圍內的,只剩下制造和封裝。

      “像小米公司這種,到底算服務業還是制造業?”中國社會科學院工業經濟研究所工業發展研究室主任鄧洲向《財經》記者強調,不能完全從制造業占比數據來判斷中國制造業比重是否合理。一方面,中國較后實現工業化,實現工業化時的制造業占比不可能跟日本、美國完全一致;另一方面,技術進步造成的產業融合及其趨勢的全球化,也會造成制造業占比降低。

      統計數據本身也會造成一定誤讀。李志雄分析,制造業比重下降與制造業沒有增長不是一個概念。人們的消費需求由購買物質產品逐漸轉變為旅游、網購等服務消費,服務業增速大于制造業,會導致制造業占比降低。去年,中國固定資產投資增長2.9%,工業為零,制造業是-2.2%。李毅中認為,工業和制造業投資的增幅應該和全部固定資產投資的增幅相當,才能保持制造業占比的基本穩定。

      值得注意的是,制造業始終是中國實體經濟的根基,全國327萬家制造企業吸納了1.05億人就業,占總就業的27.3%,居各行業之首。鄧洲說,中國最具有競爭力的產業就是制造業,制造業比重下降肯定會對整個國家的競爭力產生很大影響。參照國際經驗,即便是美國,制造業比重過低,也確實會產生一系列風險。

      更何況,現在的中國還不是制造業強國。中國擁有全世界最完整的工業部門,220多種產品的產量居世界第一。2020年,中國工業增加值達到31.31萬億元,連續11年成為第一制造業大國。但2018年,中國制造業勞動生產率為28974.93美元/人,僅為美國的19.3%、日本的30.2%和德國的27.8%。苗圩說,在全球制造業四級梯隊格局中,中國處于第三梯隊,距離“制造強國”目標至少還需30年。

      兩面夾擊之間,如何穩住制造業?

      眼下,歐美高端制造業回流、東南亞低端制造業崛起,中國制造正在面臨“夾心化”的雙重壓力。

      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后,發達國家紛紛反思“脫實向虛”的發展模式,推行再工業化戰略,高端制造的競爭也在加劇。這些年,美國發布“先進制造業伙伴計劃”、德國提出“工業4.0”、日本啟動“再興戰略”、法國頒布了“工業新法國”、英國實施“高價值制造戰略”等,制造業重新成為了全球經濟競爭的焦點。

      美國回流介議協會發布的數據統計報告顯示:2010年至2018年,因制造業回流和外商直接投資累計創造了75.7萬個工作崗位,約占同期美國新增制造業崗位的三分之一,僅來自中國的制造業回流創造的工作崗位就占59%。2008年后,主要發達國家制造業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下降趨勢放緩,甚至開始逆轉抬升。

     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,全球產業鏈加速進入重構期。中國能否在新一輪調整中找到自己的定位,至關重要。

      樂觀的是,鄧洲判斷,中國制造的地位不容易被替代。中國制造已經成為全球制造業不可或缺的一環,失去中國制造,全球制造業的成本、產品價格都會上漲。加之,其他國家的產業無法為中國14億人口提供如此眾多的產品,因此中國的低端產業不可能全部轉移出去,還是要保持一個相對完整的產業體系,尤其是在化工原材料等技術性行業領域。

      同時,中國勞動力的受教育水平在提高,正從單純的勞動力無限供給變為人力資源綜合優勢。中國還有創新、技術能力、產業配套等競爭優勢。例如,越南就缺少工程師、零部件配套等資源條件,因此疫情發生后,制造業很難正常運轉。鄧洲說,“我們進行了簡單的核算,越南等東南亞國家的勞動力成本將高速上漲,不到十年就會喪失這一優勢?!?/span>

      鄧洲認為,中國與發達國家的差距不是0和1的差距,而是1和2的差距,這不是其他國家一朝一夕可以培養的。中國還要不斷進行產業升級,但須注意的是,中國體量已經如此龐大,成為了全球經濟治理結構中的重要參與者。未來,中國的產業分工、產業政策不能再像從前那樣只考慮國內發展,必須顧及到對其他發達國家的影響。

      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產業所產業政策室副主任盛朝迅提出一種策略:未來十年,中國產業發展的目標仍應定位于中高端,向第二梯隊(日、德)進軍,不與第一梯隊(美國)正面競爭。到2030年,制造業比重穩定在30%左右,先進制造業和戰略性新興產業占制造業比重超過50%,制造業勞動生產率達到發達國家三分之二左右水平。

      如何實現這一目標?

      首先,要將制造業比重穩定在30%左右——就必須完善產業基礎配套和社會公共服務,優化稅收、金融等相關政策,增強企業家的投資信心,促進制造業投資增速與社會固定投資增速保持一致、甚至高于后者。此外,還要解決技術“卡脖子”問題,避免企業因原材料、中間品的供應斷裂而停止運轉,從而引發更多風險。

      要實現第二個目標——先進制造業和戰略性新興產業占比超過50%,則必須依托產業集群的力量。

      2021年 3月3日,元宵節之后的工作日,廣州康樂村街頭,制衣廠的老板們排成一列,手里拿著樣板招募前來務 工人員。圖/人民視覺

      今年3月,工信部公布了先進制造業集群決賽優勝者名單,被外界解讀為中國制造業的“國家隊”。深圳、廣州、上海、成都、南京、青島、杭州、長沙、西安、佛山、東莞、蘇州、寧波、株洲、德陽等9省21個城市的25個產業集群上榜,涉及信息技術、物聯網、智能裝備、生物醫藥、新材料等多個行業。

      工信部副部長劉烈宏表示,“十四五”期間,將抓住產業鏈重點節點,梯度培育專精特新“小巨人”企業、制造業單向冠軍企業和產業鏈“鏈主”企業,支持大企業整合創新資源和要素,引導中小企業提供更多獨門絕技,促進大中小企業融通發展。

      “現在浙江在打造產業集群,我覺得是一件好事?,F在包括將來,大家都要跟歐美國家真正地去競爭那些中高端的工業產品市場?!崩钪拘壅f,在電力行業,外企施耐德、西門子的產品一個能賣幾萬元。中國龍頭企業以相差不大的制造成本、生產同樣的產品,只能賣幾百元。中國產能輸出大、產效收入小,培育產業集群將有利于孵化高端品牌,提升制定行業標準的話語權。

      李志雄認為,產業集群做得好,也能起到最快的示范作用,促進中國企業共同競爭、成長?!耙粋€大工業區里有100家企業,有一家自動化設備用得好,其他企業也會學習跟進,從而提高與國外競爭的整體實力。還有,上下游產業鏈的配套優勢不容易被復制,這也是中國制造的一個優勢?!?/span>

      如何搭乘“智能制造”的快車?

      要實現第三個目標——制造業勞動生產率達到發達國家三分之二左右水平,不能指望人口增長,只能依靠智能制造。

      李志雄認為,打造無人工廠、實現工業自動化,是解決用工難題、降低工業生產成本、提高與其他發展中國家競爭能力的核心;通過智能制造提高品控能力與產品質量,也能促進產品質量提升,向歐美國家看齊。

      4月14日,工信部發布了《“十四五”智能制造發展規劃(征求意見稿)》,提出到2025年,建設2000個以上新技術應用智能場景、1000個以上智能車間、100個以上引領行業發展的標桿智能工廠,重點行業骨干企業初步實現智能轉型;到2035年,規模以上制造業企業全面普及數字化。

      而2015年以來,中國已經陸續在近百個行業中遴選了超過200項智能制造試點示范項目,探索初見成效。長虹智能制造產業園就是其中之一。這家投資約55億元興建的產業園,涵蓋智慧顯示終端、智慧能源及相關配套產業,將工業機器人、機器視覺、邊緣計算等技術引入了生產流程中。目前,長虹智能生產線能減少70%的人力、人均產出效率提升65%、物流自動化率達到95%。

      陽丹說,少人化是智能制造的一個發展方向,但少人化不等于無人化。長虹探索智能制造最終想解決的問題,是以工業化手段滿足個性化的消費需求,在物聯網時代以柔性化生產承接碎片化訂單,實現大規模的個人定制生產。

      前景可期,但對于中國更多中小企業而言,實現智能制造有更長的路要走。

      一方面,智能制造有待找到精確的落地場景。鄧洲說,受限于專用性和數據量規模,人工智能與制造業的融合場景主要是在醫療、汽車、教育、金融等非制造行業的研發、營銷和售后服務環節?!爸悄苤圃斓降滓鉀Q什么問題?信息化技術在制造業應用在什么地方?幫助制造業解決什么困難?”這些答案還不明晰。

      另一方面,智能制造投資高、風險大,付出與投入可能不成正比,也會引發企業家的投資顧慮。李志雄說,各個省市推出打造數字化車間等技改措施,但企業家考慮的是,現在的生意效益不好,投資幾百萬、上千萬元做智能改造,將面臨自動化設備貴、維護成本貴、不會使用等挑戰。

      “自動化要循環漸進去推,不要短時間追求完全的高端自動化?!崩钪拘劢ㄗh,企業因地制宜進行數字化車間改造,第一年少投資點,讓員工和管理團隊先適應,從車間每年遞增的人工需求開始,解決員工缺口需求。第二年見效益后,再酌情而定,保持生產需求穩定,人機結合,保證企業資金投入和自動化設備應用有一個良好的推進。陽丹也認為,智能制造不應該設定統一的標準進行衡量,企業會根據自身的行業特點、業務開展方式、供應鏈、人員流動等情況,做到現階段最佳平衡,再不斷提高信息化與數據利用水平。

      當下,推廣智能制造,國家與產業層面還能做什么?

      多位專家指出,應當“像鼓勵芯片一樣”去鼓勵生產智能制造裝備的國內企業。目前,支撐人工智能與制造業深度融合發展的核心技術和關鍵器件、設備仍然被發達國家控制,國產化不僅可以降成本,也有利于促進國內制造企業與設備廠商的設備上網與數據聯動,通過工業互聯網打通制造產業鏈上下游的聯合創新。

      參照發達國家經驗,促進人工智能與制造業深度融合無一不是在加強基礎研究、大數據構建、形成應用場景以及加強復合型人才培養等方面進行努力。為此,鄧洲還建議:

      第一,高度重視人工智能與制造業的深度融合,進行科學規劃,并建立以基礎研究為重點的國家實驗室;第二,構建機器學習所需的工業大數據庫,夯實大數據基礎,推動人工智能與制造業深度融合的模式創新和業態創新;第三,鼓勵中國優勢制造業企業逆向整合利用全球人工智能創新資源,加強與互聯網和人工智能相關企業的戰略聯系;第四,調整相關高等教育和職業教育體系,適應制造業步入人工智能時代的需要,同時評估和防范人工智能發展過程中可能引發的社會問題。

      “相比發達國家,中國實現人工智能與制造業深度融合發展的需求更加迫切?!?/span>鄧洲希望,中國能搭乘國際人工智能高端科技發展的快車,向全球價值鏈中高端攀升,實現制造大國向制造強國的根本轉變。


      Copyright © 2017 佛山市佳以特冷熱設備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15014522號 

      網站首頁 | 公司簡介 | 新聞中心 | 產品介紹 | 行業案例 | 聯系我們

      網站管理

      地 址   佛山市順德區北滘鎮高村工業區1路5號之五   郵 編528311  電 話0 135 3340 4162  傳 真: 0757—26325821 

      Copyright © 2017 佛山市佳以特冷熱設備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1504522號 

      公安備案號:44060602000765

      添加微信好友,詳細了解產品
      使用企業微信
      “掃一掃”加入群聊
      復制成功
      添加微信好友,詳細了解產品
      我知道了
      女人被做到高潮免费视频